油氣改革總體方案即將出臺 天然氣改革進程加速

 新聞資訊     |      2016/12/21 11:40:25


2016-12-21 07:12:21    來源:財經綜合報道 作者:中國證券報

(原標題:油氣改革總體方案即將出臺 天然氣市場化改革進程加速)


    在嚴重霧霾席卷的冬日,天然氣市場化改革有望為“撥云見日”出一把力。中國證券報記者從政策制定參與者了解到,《石油天然氣行業改革總體方案》有望于本月底或明年一季度發布。

    事實上,近期涉及天然氣市場化改革的相關政策密集出臺,主要圍繞著價格改革和機制改革兩大核心。在政策的助力下,天然氣市場化改革進程有望加速。


政策密集出臺

    近期相關政策文件相繼發布。12月14日,國家能源局發布《關于加快推進天然氣利用的意見》(簡稱《意見》)。這也被業內人士解讀為國家強化天然氣利用的頂層設計。《意見》提出,全面加快推進天然氣在城鎮燃氣、工業燃料、燃氣發電、交通燃料四大領域的大規模高效科學利用、產業上中下游協調發展,逐步將天然氣培育成為現代能源體系的主體能源。

    對于推進天然氣在下游領域的應用,《意見》提出了四大重點任務,包括實施城鎮燃氣工程,積極有序推進以氣代煤;實施燃氣發電工程,大力發展天然氣分布式能源項目;實施工業燃料升級工程,積極推進工業燃料以氣代煤代油;實施交通燃料升級工程,加大加氣(注)站建設力度。此外,《意見》還針對目前制約天然氣利用的發展定位不明確、體制機制亟待改變、支持政策不完善以及季節性調峰保供難題等四大結構性矛盾提出了相關指導意見。

    《意見》提出,通過推進試點、示范先行,有序支持重慶、江蘇、上海、河北等省市開展天然氣機制改革試點。此前,國家發展改革委發布《關于福建省天然氣門站價格政策有關事項的通知》,決定在福建省開展天然氣門站價格市場化改革試點。至此,國家已針對天然氣市場化改革中價格改革和機制改革兩大核心分別設立試點。

    8月中旬以來,除上述文件外,《關于加強地方天然氣輸配價格監管降低企業用氣成本的通知》、《天然氣管道運輸價格管理辦法》、《天然氣管道運輸定價成本監審辦法》、《關于明確儲氣設施相關價格政策的通知》、《關于做好油氣管網設施開放相關信息公開工作的通知》、《關于做好2016年天然氣迎峰度冬工作的通知》、《關于推進化肥用氣價格市場化改革的通知》等涉及天然氣市場化改革的相關政策先后出臺,主要圍繞著價格改革和機制改革兩大核心。


推進機制改革

    相比機制改革,價格改革利益鏈條更簡單,緊迫性也更突出。中國石油大學(北京)工商管理學院教授劉毅軍稱,根據天然氣價格改革整體思路,政策制定者傾向于在政府監管下,逐步由市場決定。從近年的情況看,市場需要靈活的定價機制,且部分企業已開始根據供需關系實施差別化定價。

    在上述文件中,《關于推進化肥用氣價格市場化改革的通知》給予了市場在天然氣價格機制中的決策地位。該文件要求,化肥用氣價格自11月10日起全面放開,由供需雙方協商確定。同時鼓勵化肥用氣進入石油天然氣交易中心等交易平臺,通過市場交易形成價格,實現價格公開透明。

    對此,行業專家稱,全面放開化肥用氣價格是天然氣價格改革的重要舉措,意味著向市場化目標再邁進了一步。從定價范圍看,除陸上管道氣供城市燃氣門站價格實行政府指導價外,其他所有用戶用氣價格均已實現市場化。從氣量看,除少量涉及民生的居民用氣外,占消費總量80%以上的非居民用氣門站價格主要由企業自主協商決定。

    對于將福建作為價格改革試點地區,卓創資訊分析師劉廣彬對中國證券報記者表示,這更多是從價格市場化改革角度來考慮,主要方法是西氣東輸門站價格由上下游自行協商確定,并將取得的經驗在全國范圍內進行借鑒推廣。

    劉廣彬同時強調,價格改革提速的同時,客觀上也為機制改革提供了助力。比如,國家發展改革委8月31日下發《關于加強地方天然氣輸配價格監管降低企業用氣成本的通知》,在規范收費行為、減少過多中間供氣環節、降低省內管道運輸價格和配氣價格的同時,建立健全監管長效機制。

    此外,《天然氣管道運輸價格管理辦法》和《天然氣管道運輸定價成本監審辦法》,詳細規定了國內天然氣長輸管網(跨省輸氣管道)的計價方法,確立了“準許成本+合理收益”的計價原則。這也為未來第三方公開準入提供了繳費標準,響應了“放開兩頭,管住中間”的機制改革方向。

    在談及目前天然氣定價機制的利弊問題時,劉廣彬告訴記者,凈回值倒推法雖已是一個比較市場化的定價機制,但其存在一個明顯的缺點,就是聯動性比較差。“當國際原油價格出現較大波動時,國內的天然氣價格難以及時聯動調整。若天然氣定價過低,對于天然氣上游的供應和進口企業而言,會影響他們的供應熱情;若天然氣定價過高,則會影響下游的市場推廣。”


引入社會資本

    對于天然氣市場化改革而言,“管網獨立”方面的改革重要性不言而喻,但阻力和爭議也較大。“應該說天然氣定價機制改革遇到的最大問題就是產業鏈中上游的壟斷。上游的勘探開發、中游的管道運輸,這其中80%的業務都集中在‘三桶油’手中。”劉廣彬稱。

    而國家能源局于9月發布《關于做好油氣管網設施開放相關信息公開工作的通知》,要求國有石油天然氣企業公開管道運輸網絡信息。未來管網將向第三方開放,成為促進上下游互動的基礎設施,非石油央企的油氣都可以通過管網進行便利運輸,以激活市場。

    同時,鑒于管網分離、網運分開是大勢所趨,中石油和中石化等大型國有石油天然氣公司也在做出更多調整。

    中石油的天然氣銷售體制改革包括管道和銷售業務分離,組建天然氣銷售公司和5大區域公司,同時實行兩級管理架構。其中,天然氣銷售分公司負責天然氣業務管理運營,按直屬企業管理;組建北方、東部、西部、西南、南方5大區域天然氣銷售分公司,作為其所屬機構,按分公司設置;原先在各區域管道公司的天然氣銷售業務從管道公司剝離,并入天然氣銷售公司。

    12月12日,中國石化宣布,全資子公司中石化天然氣有限責任公司與中國人壽和國投交通兩家公司簽署增資協議,由兩家公司以現金共計228億元認購天然氣公司50%的股權。這也是中石化天然氣管道首次進行對外引資活動。

    2012年,中石油曾與社保基金、全國工商聯下屬城市基建基金及寶鋼公司合資共建“西氣東輸三線”工程。安迅思天然氣行業資深分析師陳蕓穎認為,隨著管道改革趨勢逐漸明朗,更多社會資本有望引入,在提供資金保障的同時,有助于實現后期天然氣管道市場資產類型多樣化,從體制改革的角度進一步推進天然氣市場化改革進程。

    陳蕓穎預計,經過成本監管、央企內部重組和天然氣業務股權調整,天然氣市場化改革將更易操作。《石油天然氣行業改革總體方案》在年內或明年第一季度出臺亦將是水到渠成。之后,改革的重點推進工作或轉移至上游領域開放和輔業分離。